Advertisements


要相信,生活會不平凡,但也有平凡的時候。或許你認爲這是一個小小舉動,也許這對他人來説是個幫助呢?

近期國外一位叫做凱文(Kevin Smith Sr.)的爸爸,就在網路上分享了一個溫馨的故事。

收穫陌生人的善意

一天他和3個月大的兒子在餐廳吃早餐時,發現有一對老夫婦時不時地關注他們,雖然有點彆扭,但凱文當時也沒有特別在意。

Advertisements

早餐後回到車上,凱文意外地發現車的擋風玻璃上夾有一張紙條,上面寫著 「今天你的早餐我和妻子想請客,享受你和孩子的美好時光吧,上帝保佑你。希望你繼續現在一直在做的事」。

——梅森夫妻

原來這對老夫妻在餐廳裡目睹了凱文和兒子的親情互動,深受感動。

Advertisements

凱文全程陪伴著兒子,期間沒有拿出手機,也沒有只顧自己吃飯。他細心的幫兒子圍上餐巾、喝奶、擦嘴巴,陪他度過了一個忙碌但溫馨的早晨。

這讓老夫妻大受觸動,為凱文留下了紙條和現金。

其實凱文是一名單身父親,自己從小也沒有父親的陪伴,當他決定做一名單身父親後,他決定盡全力給予兒子愛與陪伴。

Advertisements

單身父親不好當

我們感受到了一對老夫妻對於陌生人的善意關懷,也看到了他們對一名單身父親的慷慨鼓舞。

大眾往往對於單身母親這一群體賦予更高的共情和寬容,但是單身父親的真實生活狀況又是如何呢?

國外著名問答網站Quora就有這樣一個問題: 「成為一名單身父親是怎樣的體驗?」其中一名匿名網友的回答就得到了73萬多的高贊。

(以下為第一人稱自述)

我妻子在兒子出生後三天就過世了,懷孕時她就已經在跟癌症作鬥爭了。

僅僅這個原因,我的兒子于我而言意義重大,他既是妻子的延續,也是妻子所做的犧牲而得到的寶貝。

Advertisements

身為一名單身父親剛開始很難,相較于單身母親,單身父親的撫養之路充滿了艱難。

因為當下很多社會援助都是為單身母親量身定制的,很多育兒書籍都是從女性的角度出發的, 甚至於雇主和整個社會都會以一個不同的視角來看待單身父親。

由於我不能進行母乳餵養(當然也無法做到),我不得不在餵養和尋找代孕母親兩種方案之間做出決定。最後我選擇了後者,因為女性可以借由一些工具來進行這項工作。

想想一個男人走近一家醫院,要求一個擠奶的漏斗機會有多奇怪,還有外出期間更換尿片也是一個問題。

Advertisements

很多母嬰護理台都設在女廁理念,這就迫使我每次必須都帶好尿布,並在沒有護理台的情況下單手給他換尿布。

和單身母親相比,帶著一個孩子的單身父親通常會引發更多注意力。

因為經常被我兩歲的兒子氣到脾氣暴躁地將他扔進車裡,我不止一次地被員警盤問,雖然我很感謝員警,還有親友們的友好電話,但長而久之也會變得不厭其煩。

我認識的很多單親媽媽告訴我,她們要找到一個合適的伴侶有多難。

我同意,但 貌似也有一種看法認為有孩子的男人更容易找到伴侶,這簡直是滑天下之大稽!

通常你的約會情況如下:

——「你有一個孩子?!」(約會泡湯一半)

——「你和你妻子怎麼了?」

——「她去世了。」(氣氛完全被毀)

Advertisements

當然,如果你遇上不想第二次約會的人,那麼單身父親會是一個很好的「Say Goodbye」理由。

自從妻子走後,我也一直在嘗試跟其他人約會,大部分都是無疾而終。

最近我才重新認真考慮這個問題,並開始考慮一些不同的情況。三年來,我給了自己一個很大的精神包袱,直到最近我才卸下它,但給我的衝擊也是巨大和痛苦的。

儘管也犯了一些錯誤,但我知道這一切都是值得的。

我現在把約會戀愛就當作第一次上高中,這就是一個全新的世界,全新的朋友,全新的環境。

有時候我也感歎自己很幸運,當我因為工作或者其它事無法兼顧到兒子時,總有一些人願意幫我照顧他。而我兒子也以為,他們也是他的父母。

Advertisements

我也很清楚,照顧兒子這件事無法完全假手於人,自己還是要把好關。

整個社會環境對於單身父親來說也不是很有利。

正如我的一位單身母親朋友曾非常尖銳地指出, 「大多數人認為單身母親是一次意外事件,單身父親卻是一件災難事件。」

就像一些團體組織公開反對單身父親的存在,還有一些家長不願意送孩子和單身父親的孩子進行社交「玩伴」遊戲,除非父母在場,甚至於要是和你的老闆談起單身父親的權利,他們也會變得生氣。

Advertisements

身為單身父親的我們,就是一個稀有品種,儘管我們試圖在工作上和生活上和外界保持正常的聯繫。

但無法否認的是,如果我們的孩子來自于一個單身母親家庭,他們的社交機會將多得多。

我經常遇到這兩種情況:當我們去遊樂場玩時,我總是要帶著兒子的護照。

因為隨機情況下,員警看到一個單身男性坐在遊樂園的長椅上看著孩子們玩耍,他就會過來進行詢問。第一次我還會無法理解,自那以後,我就習以為常了。

出國也是一個挑戰。

——「孩子母親在哪裡?你有她的同意書嗎?」

——「我是一名單身父親。」

——「那你先等等吧。」

——「不好意思,你錯過了你的航班。」

我花了一年多的時間,試圖在當地社區認識到更多的單身父親,但我遇到的大多數都是年輕人,而且他們都面臨著問題。

Advertisements

一方面許多人仍然是單身,另一方面很少有人能夠有穩定的工作,因為一個單身父親很難同時獲得聯邦和州政府的援助。

以上都是我現實生活中的所感所想,但我想強調的是,看到兒子慢慢長大,看著他一步一步學習東西,看到開始用正確的語句說好第一個連貫的句子,並在每次睡覺前對我說「我愛你爸爸」

這一切才讓我的人生充滿意義。

關注單身父親群體

從這名網友的回答中可以看出,單身父親一詞,詮釋起來充滿了辛酸和不公。

加拿大多倫多大學的一項研究就顯示:單身父親的死亡風險,遠遠高於單身母親或一般家庭中的父親。

研究團隊共追蹤了4萬多名加拿大父母的死亡率,發現作為單身父親,更容易因健康或生活方式,以及過高的心理壓力問題而去世。

長期來社會關心比較多的是單身母親的困境,而單身父親一詞,也許社會賦予了它太多或高估的意義。

他們不像單身母親一樣更容易進入角色,卻必須承擔同樣來自生活和精神方面的挑戰,甚至他們還會遭遇一些制度層面的「不公平對待」,承受不為外界所知的壓力。

究其原因,一方面,男性不太願意向外界講述示自己的窘況並尋求幫助;另一方面,相關公共援助政策對單身父親這一群體的欠慮也值得社會探討。

在社會保障和福利制度還不是很完善的中國社會,單身父親群體養育之路的艱辛程度就直接取決於 經濟能力 這一大要素。

有時候無聲的貧困,更容易讓人忽視。

隨著社會綜合水準的發展,我們是該將目光投向單身父親們了,比如單身父親怎樣教育孩子?我們是否給予了單身父親群體應有的社會環境寬容度和尊重度?在公共設施設計方面是否也應該將單身父親這一群體考量進去?

Facebook 留言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