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s


鍾楚紅于1960年在香港出生,是一名著名演員。幾十年來,她都出演多個電視劇,在娛樂圈也有許多好友,包括周潤發、張學友和陳百強等等。

是啊,夢中出現的那張依舊年輕的容顏,已經離開自己太久太久了。

在鍾楚紅的記憶里,亡夫朱家鼎還是一如既往溫潤的模樣。

Advertisements

他坐在兩人經常去的咖啡館門外,在燦爛的陽光中朝自己微笑。

明明近在咫尺,卻偏偏難以靠近,離紅姑那麼近,又那麼遠。

眼中恢復清明的鐘楚紅再無睡意,就這樣捧著一本手寫筆記,坐在偌大的房間中。

時鐘的鐘擺滴答,滴答。

這輕微的聲音在鍾楚紅的心間,落下了一道道漣漪。

Advertisements

最終,鍾楚紅的目光停留在筆記本的某頁上。

在這一頁,行雲流水地寫著:「不求天長地久,只求曾經擁有」幾個大字。

堅強了14年的鐘楚紅最終還是紅了眼眶。

這樣孤單且凌冽的寒冬,不知還要持續多久。

01

人這一輩子總是會渴望愛情之間的愉悅,渴望一種幸福的慾望。

Advertisements

尤其是在光影交錯,暗流涌動的娛樂圈。

很多看似恩愛的夫妻貌合神離,家中紅旗不倒,外面彩旗飄飄。

但鍾楚紅,似乎就成為了整個娛樂圈,乃至整個華人圈中最倔強的人。

她倔強到為了愛情,放棄了自己的一切,在在自己最好的年華退出了娛樂圈。

倔強到即便丈夫早逝,身邊追求者無數,愣是守身如玉了14年。

其實紅姑之所以這麼倔強,跟小時候的生長環境有著相當大的關係。

很多人都知道,鍾楚紅出生在百廢待興的60年代香港,家裡是搞女裝生意的。

這樣的家庭條件聽上去,似乎還真有點小康家庭,衣食無憂的味道。

但事實要比想象殘酷得多。

Advertisements

鍾楚紅的家裡是做生意的不假,但60年代的香港,很多人吃飯都成問題,所以鍾楚紅家裡的服裝生意一直都比較慘淡。

慘淡歸慘淡,但是當時養兒防老的觀念還是根深蒂固的。

所以鍾楚紅的媽媽在生下鍾楚紅之後,又接連生下了兩個妹妹,一個弟弟。

這麼多張嘴要吃飯,讓這個本就不富裕的家庭雪上加霜。

身為長姐的鐘楚紅,也是所有娃娃中活得最辛苦的那個。

Advertisements

白天要上學,在鋪子看店,打工貼補家用。

晚上還要抽時間做做功課,給弟弟妹妹們洗衣服,準備第二天的飯菜,通常一熬就是半宿。

這樣兵荒馬亂的生活並沒有摧毀鍾楚紅,反倒讓她變得格外堅強,萌生了一種異於常人的倔勁兒。

你說他們過得苦嗎?

不可否認,鍾楚紅一家人日子的確過得緊緊巴巴,極其辛苦。

Advertisements

但好在鍾楚紅的爸媽並沒有在這樣的苦日子中唉聲嘆氣,苦中作樂的同時

還要時不時地在自己這一堆娃面前秀秀恩愛,撒撒狗糧。

也是從這個時候開始,這個倔強的小姑娘腦子裡萌生了一種對愛情的渴望。

她告訴自己,不管未來貧窮還是富有,一定要找個像自己爸爸這樣滿眼都是愛意的人。

隨著時間的推移,這個只會咬牙苦幹的小姑娘出落得越發迷人。

鍾媽媽一看,自己女兒長得如此明艷又純情,自己可不能推了孩子的後腿。

Advertisements

於是一不做二不休,瞞著自己這個與世無爭的女兒,幫她報名了當年的港姐選拔。

任誰能想到,這個出身清貧滿臉稚氣的小姑娘由此開始,開啟了一條逆天改命機遇。

鍾楚紅第一次站在熒幕前,是19歲。

從來沒穿過高跟鞋,沒走過T台鐘楚紅歪歪扭扭地站在了舞台上。

她太美了,美到即便是台步走的漏洞百出,眼睛都不敢看向鏡頭,也拿了個第四的名次。

美到港姐剛結束,眾多經紀公司放著前三名不要,愣是開始瘋狂搶奪這個啥都不會的第四名。

美到出道就開始演女主角,持靚行兇,迷倒了香港眾多實力派男星。

黃霑點評她:「不笑的時候是個性感尤物,笑的時候像十三點。」

劉德華說:「紅姑是我心目中,最適合,也最理想的妻子。」

Advertisements

張國榮說:「鍾楚紅很靚,她靚到即便是犯了錯,所有人都會原諒。全香港有哪個女人能穿皮衣比她好看?」

粉絲們說:「再紅,你能紅過鍾楚紅嗎?」

 

Advertisements

是啊,毫不誇張地說,香港電影的黃金時代,絕大多數的記憶都與她有關。

鼎盛時期,和周潤發、張國榮來了一場前無古人,後無來者的「三人行」,成為影壇史上的絕唱。

從影11年,拍片60部。

其中有5部影片角逐台灣電影金馬獎最佳女主角,三度獲得金馬獎最佳女主角提名。

所有人都覺得,這樣一個充滿光芒的女明星,一定會成為影壇上難以翻越的大山。

但所有的想法,也僅僅是我們以為而已。

這個倔強的小姑娘就因為無意間的相遇,改寫了自己一生的軌跡。

02

大家相信愛情嗎?

想必絕大多數人都會這樣回答。

十幾歲的時候覺得愛情是必需品,是維持熱情的靈藥。

後來年紀大了,就覺得所有的愛情,只不過是權衡利弊下的產物而已。

但這絕大多數人中,一定不包括鍾楚紅。

從記事開始,人家渴望的就是毫無保留的愛。

即便在娛樂圈中,這種夢幻愛情只存在於幻想中,她也不管不顧。

眾所周知,香港港姐的戀情,在當時那個時間節點亂成了一鍋粥。

眾多港姐不是在釣金龜婿,就是在釣金龜婿的路上。

更有甚者明知對方已經有了家室,依舊不管不顧地沉迷其中。

尤其是在朱玲玲嫁入霍家豪宅之後,港姐和富豪之間的聯姻,似乎成了整個港圈心照不宣的秘密。

李若彤、陳美琪、張曼玉前赴後繼,但背後的辛酸,全世界都心知肚明。

但鍾楚紅不一樣,從進入娛樂圈開始,鍾楚紅就不想成為「獵物」,一門心思地跟所有富商劃清界限。

明面上,成龍、劉德華、林子祥等人緊追不捨。

暗地裡,各種富可敵國的香港豪門圍追堵截,這麼多人興緻勃勃上陣,最後全部掃興而歸。

拍攝《福星高照》期間,一向潔身自好的鐘楚紅第一次傳出了緋聞。

緋聞男主角,也是咱們的老熟人了,功夫巨星成龍。

據當時港媒報道,當時的成龍和鍾楚紅可以說是形影不離。

鍾楚紅拍戲時,成龍總會以各種堪稱無中生有的理由出現在片場。

還有媒體拍到紅姑駕駛成龍座駕送他上班的照片。

說到這兒,可能有小夥伴就要問了。

按照時間線,成龍當時應該已經跟林鳳嬌結婚了吧。

這位同學,你說到點兒上了。

沒錯,當時的成龍的確已經家有嬌妻,奈何當時林鳳嬌還屬於不能見光的「隱形人」。

成龍娶了她不假,但甭管接受採訪還是出席活動,都以單身示人。

包括鍾楚紅在內的所有人都覺得,成龍還單身。

後來在媒體的大肆渲染之下,成龍才「被迫」承認了林鳳嬌的存在。

而鍾楚紅,就被輿論推到了人前。

人們都說:看啊,原來鍾楚紅也是個想破壞別人家庭的人。

面對這樣排山倒海的非議,鍾楚紅並沒有解釋。

在她的世界中,錯了就是錯了,錯了就應該認。

為了遠離成龍,紅姑單方面缺席了《福星高照2》的拍攝,再也沒有和成龍有過任何的交集,這才堵住了悠悠眾口。

成龍之後,這個本就將男人拒之千里之外的姑娘更加自律。

每天不是在拍戲,就是在家休息,成為了娛樂圈最孤單的人。

她要的是從一而終,一生一世一雙人的愛人。

而不是縱橫在權欲中,走腎不走心的過客。

失之東隅,收之桑榆。

命運的齒輪再次開始轉動,屬於紅姑的緣分如期而至。

03

1984年,鍾楚紅和巴西球王貝利為某知名運動品牌拍攝廣告。

這個廣告的創意總監,就是後來紅姑的真命天子:朱家鼎。

當時的朱家鼎正處於創業初期,經濟情況只能用八個字來形容:

兩袖清風,捉襟見肘。

大多數的錢,都拖入了公司的運轉中。

但怎麼說呢,這人嘛,總歸是要有夢想的。

這個窮小子的夢想,就是鍾楚紅。

但這個夢想實現的幾率,基本跟買彩票中500萬的幾率差不多。

人家那麼大一個腕兒,憑啥自降身價陪著一個正在創業,未來堪憂的窮小子。

也是因為兩個人之間巨大的實力差距,讓朱家鼎退卻了。

面對自己心愛的姑娘,這個寫得出無數情話的小夥子,卻只敢躲在攝像機后默默發獃。

朱家鼎放棄了嗎?

並沒有,他換了一種更加不易被發覺的方式,默默地守護在鍾楚紅的身側。

當公司蒸蒸日上,生意越來越好。

基本上只要鍾楚紅有檔期,朱家鼎公司就會力邀紅姑出演廣告。

別人都是為了廣告費協商數日,朱家鼎偏不。

在他的世界里,鍾楚紅值得所有最好的東西,包括高昂的廣告費。

朱家鼎默默的把自己應得的那部分錢財,默默的添置在鍾楚紅的報酬中。

如此高昂的廣告費,引起了半個娛樂圈的轟動。

但面對外面人的質疑,朱家鼎回懟各路媒體:

「以她的知名度,以她在影圈中之受歡迎程度來說,給她的報酬是非常合理的。」

言外之意就是,你們別再絮絮叨叨了,我花我的錢,我覺得值就行。

這種毫無保留的偏愛,讓鍾楚紅第一次在偌大的娛樂圈中,感受到了溫暖。

兩個人正式確定關係,是在1988年。

那一年,鍾楚紅突患疾病,被助理連夜送到了醫院。

剛開始,鍾楚紅並沒把自己的疾病當回事,畢竟在娛樂圈摸爬滾打了這麼久,小病小災的也不少。

但她也沒想到,這回疾病來勢洶洶,只有手術這一條路能走。

病床上的鐘楚紅也慌了神,褪去自己倔強的外表,自己也就是一個二十多歲的小姑娘而已。

但拿出手機,鍾楚紅又不知道應該打給誰。

不想告訴爸媽,怕爸媽擔心。

不想告訴自己的朋友,怕自己的行程泄露,給自己帶來麻煩。

活了二十多年,自己居然連一個可以依靠的朋友都沒有。

也是在這個瞬間,朱家鼎風塵僕僕地來到病房門前,目光和床上的鐘楚紅撞了個滿懷。

站在門口的朱家鼎支支吾吾了半天,最後把心一橫,脫口而出一句話:

「我可以照顧你嗎?」

兩個人就這樣開始一段遭受了眾人非議的愛情。

有人說,鍾楚紅審美堪憂。

放著劉德華、周潤發這種大帥哥不要,非要喜歡這個貌不驚人的「眼鏡仔」。

也有人說,朱家鼎是為了藉助鍾楚紅的名氣創業,才會對她百依百順。

但鍾楚紅知道,朱家鼎從暗處走到自己面前,用了整整4年。

這四年裡,朱家鼎從一個兩袖清風,孤注一擲的窮小子,變成了開創香港廣告黃金時代的啟蒙者。

借著廣告的由頭,為自己寫了無數句悱惻纏綿的情話。

相戀四年,朱家鼎成為了鍾楚紅聲明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朱家鼎說:等到我足夠優秀,我才終於有資格站在你面前。

他會在每個早晨踏著晨間的第一縷陽光,騎車穿過半個香港老城區。

只為給鍾楚紅買到從小最愛吃的茶餐廳餐包。

會在下班回家的路上買花,然後將鮮花塞在滿臉通紅的鐘楚紅懷中,隨後提著剛從市場買到的新鮮食材,洗手作羹湯。

會陪鍾楚紅走遍她想去的所有地方,然後用相機記錄下她的每張笑臉。

會略帶心疼地表示,生孩子那麼痛,那我們就不要寶寶了,我們就這樣永遠在一起就好。

這樣不動聲色,卻又深之入骨的愛情,讓鍾楚紅堅定了自己要嫁給他的決心。

他們就像普通小兩口一樣,一起選擇婚宴場地,賓客的伴手禮,包括潔白的婚紗。

推去了所有的工作,事事親力親為地準備了5個月。

04

全香港都在等著觀摩婚禮,當事人卻消失在大眾面前。

在一個誰都尋不到的地方,舉辦了只屬於彼此的婚禮。

帶上結婚戒指的那一刻,也是鍾楚紅演藝事業終結的時刻。

她笑著說:

一個人有所得必定有所失。

我是個笨女人,只能有精力做好一件事,現在我選擇的那一件事便是照顧好家庭。

婚後的日子,是甜蜜而又熱烈的。

鍾楚紅回歸生活,成為丈夫朱家鼎一個人的「朱太太」。

他們享受著這樣純粹的愛情,還立下了永遠在一切的誓言。

在這樣堪稱童話故事般的愛情中,朱家鼎創作出「不在乎天長地久,只在會曾經擁有」

的廣告詞,從此在廣告界立於不敗之地。

而這句充滿遺憾的文案,也在16年後一語成讖,成為了現實。

2007年,朱家鼎患上了絕症。

鍾楚紅如墜冰窟,但她強打精神告訴自己。

沒關係,並不是沒有希望的,只要我們不放棄,一定會發生奇迹的。

但鍾楚紅期待的那個奇迹,終究還是沒能發生。

在病痛的折磨下,朱家鼎很快撒手人寰。

那一年,鍾楚紅47歲。

別人的47歲,有丈夫的陪伴,兒女在膝下承歡。

而鍾楚紅的47歲,只有空蕩蕩的房間,和一方冰冷的黑白照片。

她穿著孝服不肯脫下,固執地在家披麻戴孝了整整四個月,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蒼老起來。

兩年後,鍾楚紅才有了再次站在陽光下的衝動。

只因為她還記得朱家鼎離世前的叮嚀:「你要堅強。」

是啊,中年喪父,膝下無子,這樣在別人眼中看來凄慘無比的日常。

已經成為了鍾楚紅用來重新修建信仰的救贖。

而記憶中的朱家鼎,就是紅姑如今生活中的信仰。

結語

喬克雷布說:「愛情有一千個動人新鮮,又各不相同的音符。」

莎士比亞說:「被摧毀的愛一旦重新修建好,就比原來的更宏偉,更頑強。」

直至今日,身邊的朋友,影壇的粉絲都說。

你還年輕,你可以重新追逐自己的愛情。

但每當這個時候,鍾楚紅都會毫無焦距地看向遠方,隨後釋然一笑。

她笑著說:「他給我的,已經夠我一生受用,所以我這一生,再也不想嫁人了。」

時光錯予,生死相隔。

就像是天上的飛鳥和水中的魚兒一樣,終生再難相守。

其實只要鍾楚紅想,她一定可以找到另外一個將她視若珍寶的人,因為她值得。

她是不願的吧。

因為不願,所以才一個人在外界無數的權欲誘惑中獨善其身,悠然自得地過著自己的生活。

她笑著釋懷,卻卻熬不過現實中的想念。

日復一日,年復一年。

Facebook 留言版